配方:
橄欖油、棕櫚油、可可脂、硬棕、椰子油、葵花油
SF:3% 摩洛哥玫瑰 in Jojoba
EO:玫瑰天竺葵、岩蘭草
色粉:玫瑰花粉

工作忙到一個讓人煩躁的地步,間斷性的睡眠,
讓我似乎開始感受到身體裡面有一股無名火在熊熊燃燒,
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去排解,
嘴邊開始長了痘痘、口腔黏膜也破了好幾天,吃了一堆健康食品甚至消炎藥都沒改善多少。

「來打塊皂紓解一下吧!」這是我最近常有的想法。

自從被 Jade (blog.yam.com/jadec1981/article/15646675)驚豔之後,我也很想把胸口的怒火表現出來,
看了一下手邊的色粉,
原本拿出來的「赤石脂」被我用「玫瑰粉」(從 KaHOUSE 買的)換掉了,
精油也想好了,渲染路線也想好了,
配方則打算用以前的 La Vie En Rose,
嗯,差不多可以開工了。

結果硬油下鍋融化,量軟油的時候,我就開始出鎚。。。。
原本打算不放橄欖油,用甜杏仁來替代,結果不知道哪根筋不對,偏偏又去拿了橄欖油出來 = =
接著是倒棕櫚油時,因為以經見底了,所以想說應該不夠配方中的 180g,
於是隨性地就想把棕櫚油倒完,
。。。。
結果剩下那一點點油居然有 240g....

這時候我就開始慌了,趕快把油的種類和比例調整一下,讓原本已經調好拿去降溫的鹼水不致浪費掉,
結果最後的配方就變成這樣,
繼上次的澳胡,甜杏仁油也還是原封不動。。。

好吧,總算過了一關,
油水混合後,一邊攪拌一邊希望能趕快進入到渲染的階段,
那才是最好玩的一刻啊~

我的百靈小子是整組的,有打蛋器和吸底式的配備,
兩組拿起來交替使用,
心裡才想著這次應該可以好好控制一下速度,
結果皂液就 trace 起來。

因為這次只做單色,所以我沒有太過驚慌,
倒了 100 ml 的皂液先測試一下玫瑰粉的顏色,攪拌一下,馬上融入皂液,
這下子可大喜,於是又追加了 100ml 皂液,
剩下的大鍋就先入模。

等我回頭去喇玫瑰粉皂液,結果粉紅色變成大便色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後來回想玫瑰花瓣入皂好像也是這樣,所以想想就算了,
趕緊進行下一步驟。

悲慘結束了嗎?並沒有,
因為模子裡的皂液已經沒辦法倒入染色皂液了(大淚)
我只好一邊翻攪一邊滴色液,
然後還是依照自己預先想好的手法來渲染,
剛開始的結果是這樣的:



我看了有點覺得好笑,想要玩多色渲染一直都沒成功,
結果這次只用一種色粉就變出一堆顏色,
叫人又好氣又好笑。

剛剛脫模切塊後,本來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,
沒想到對切以後,那個心中構想的 feel 出來的 80%
(因為當初渲染時還有兩三個動作我忘了作= =)。

再來一張圖吧:



這是其中一半,線條已經很接近我為自己訂下的目標,
雖然顏色不對、留白的空間不夠(這跟 overtrace 應該也有關係),不過覺得差強人意。
算是一掃這幾天以來的陰霾。

皂的名稱是一閃而過的念頭,請不要問我為甚麼要取這種奇怪的名字 XD
定名以後,覺得這批皂好像就活靈活現了起來,挺神奇的。
創作者介紹

¿Qué le vamos a hacer?

Lu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jade
  • 有喔,線條有感受到你的爆發力XD
    看起來真的有點像多色渲染,是加了色素的關係嗎?

    我狀況不好時都不大敢打皂,失敗機率整個會大增^^"
  • 真的只加了玫瑰花粉啊~~~

    其實顏色都是同系的,所以我覺得應該是手法上的輕重造成的。

    我大概能體會為什麼有些藝術家會在瀕臨崩潰時出現佳作 ^^|||,煩躁的時候,真的就是想要發洩在某種執念上(譬如說敗家等等的)

    幸好小時候沒有走向藝術路線,不然依照我的性格,大概真的會花轟。

    Luis 於 2008/06/20 12:29 回覆

  • roriko
  • .......花草粉入皂 大都呈褐~咖啡深淺不同的色.... 粉紅.....不是莤草不然就是石泥才有口能.....當然色料一定可以的....(有深刻經驗的我)
  • 是的(泣)

    紅花不紅、青黛不青、薑黃不黃、紫草不紫。。。orz

    真頭痛~~

    Luis 於 2008/06/20 15:06 回覆

  • Maggie
  • 好個爆發力渲染!

    看到你倒油的那段, 深深覺得你果真是如前陣子說的 : 很隨性!
    手拿到什麼油就倒什麼~~ ^^
  • ^^+

    因為剛剛 review 完一個 case,還有點頭昏眼花中,就!!!

    話說我最近常搞這種兩光,自己也挺啼笑皆非的 orz

    Luis 於 2008/06/20 21:34 回覆

  • 小鳶
  • 你好愛玫瑰唷,處處可見玫瑰的蹤影~~

    拿橄欖油出來那段,怎麼覺得你有放空的感覺呀。

    打皂能抒壓,在瀕臨崩潰時會出現佳作,我懂(嘆‧拍拍)
  • 唉唉,我也想找回內心溫柔熱情的那一個角落,無奈天意弄人(瓊瑤路線啟動)

    其實不是放空,是真的腦袋空空,
    我這個雙魚座的迷糊個性,已經由來許久,自己也是很受不了(摔碗筷)

    我真的要來打一鍋叫好又叫座的佳作(握拳)

    Luis 於 2008/06/22 07:11 回覆

  • SRsweet99
  • 看你上面說的「紅花不紅、青黛不青、薑黃不黃、紫草不紫 」,這真是心痛的路程啊!!

    哈~~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很想笑耶XD
    那個線條我覺得很美,沒想到才一粉可以有多效,厲害...
  • 這句話很經典吧 XD

    這個作品的感覺,是我目前最喜歡的,現在等他熟成褪色,看看到時候會呈現什麼樣的另一種風貌。

    Luis 於 2008/06/24 00:52 回覆

  • 娟
  • 渲染時最討厭的是什麼嗎...
    就是瞬間給它勾了起來...

    你這款皂雖然波折..
    但你都一一克服..
    最後也渲出你要的感覺...
  • 對對對,色液滴不進皂體,真的會很想摔東西。。。

    技巧真的得靠磨練,現在的線條都還是運氣,希望能早點走出自己的風格啊~~

    Luis 於 2008/06/25 22:2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